Mobile menu

Local TV Programmes

Displaying 1 - 4 of 4

樂活自由人

人們說「八十後」愛做夢、假浪漫主義、不切實際。兩個「八十後」的年輕人卻說他們也有香港人的拚搏精神,他們只是不認同日夜為口奔馳就是拚搏、捱餓捱苦就是堅持、飛黃騰達就是成功。狄易達,一個在北區長大的年輕人,中學時遇上了break dance,開始跳起街舞來,為跳得更好,他努力不懈,試著將中國功夫和體操融入舞步,精湛的舞技由此累積起來。

樂活自由人

大時代的巨輪下,農耕這種「十分耕耘,可能只有一分收穫」的事業逐漸被取締,剩下的少數農地,淘汰的淘汰,荒廢的荒廢。日曬雨淋、汗流浹背、蚊叮蟲咬、早出晚歸的農耕生活,旁人看似忍受,兩個年青的有機農夫卻笑說是享受。他們不單使田中生長出不同的蔬果,還令一個個城市中疲憊的靈魂放下繁瑣,回歸樸實,學曉接受辛苦和挫敗。有人會用半生追求名利,有人更會為名利而迷失自己,卻不知道人生在世,簡單是福。

樂活自由人

<p>誰說香港地少人多,處處擠迫?香港郊區佔我們的土地面積七成,其中有二十三個郊野公園、二百幾個大小島嶼和不少世界級的生態地貌,要找一片廣闊的天空接觸大自然,其實很容易。

樂活自由人

大社會裡的世代討論,落入小社區裡的日常生活,新世代遇上舊區的街坊,會是怎樣的化學作用?三位80後的年青人,在油麻地分租了一個唐樓的單位,開始時不過是為了租金便宜.住在舊區,大型屋苑冷漠的商場文化伴著成長的一群,難得親身經驗暖暖的街坊鄰舍關係,他們慢慢發現舊區一個個的故事,發現了一個不為人知的油麻地。住在唐樓寬闊的空間裡,儲錢買有升值潛力的樓房,不是居住,不是生活的唯一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