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bile menu

Local TV Programmes

Displaying 1 - 9 of 9

樂活自由人

大時代下,生活中堆放著的,是大量生產,毫無個性的東西,你有我有人人有。一式一樣的事物,早已教人生厭。本集介紹的四位手作人決意要跳出繁瑣的工作規範,提起與生俱來的一雙巧手,做出各種精緻手作,創作獨一無二的東西。

樂活自由人

人的生活,可以是海陸空三路!飛到天上,像鳥一樣過活,你敢不敢?走到水底,如魚一般暢遊,你又想過沒有?這絕非天方夜譚!「想像自己是隻雀仔,在天空中隨意地飛翔,四周沒有引擎聲,只有風聲!」就是這種感覺,令阿傑迷上了滑翔降傘,每逢放假,只要天氣合適,便背上那重重的裝備出發,雖然每次都要花差不多一個小時,汗流浹背的用腳一步步走上山,但從未撲熄阿傑「想飛」的熱情,他說︰「它(傘)載我的時間,一定比我載

樂活自由人

有人會說,養動物是為解悶,或純因為有愛心。但今集的三個主人翁卻另有一番見解,他們認為養動物是為了令同一個天空下,將不同的「朋友」 -- 拉得更近,活在一起。回流香港一年的梁志剛,自小對新事物抱著「why not」的態度。一次歐遊,看到人們在陽台養蜜蜂,便開始在牛頭角某個工業大廈的天台養蜂。

樂活自由人

人們說「八十後」愛做夢、假浪漫主義、不切實際。兩個「八十後」的年輕人卻說他們也有香港人的拚搏精神,他們只是不認同日夜為口奔馳就是拚搏、捱餓捱苦就是堅持、飛黃騰達就是成功。狄易達,一個在北區長大的年輕人,中學時遇上了break dance,開始跳起街舞來,為跳得更好,他努力不懈,試著將中國功夫和體操融入舞步,精湛的舞技由此累積起來。

樂活自由人

大時代的巨輪下,農耕這種「十分耕耘,可能只有一分收穫」的事業逐漸被取締,剩下的少數農地,淘汰的淘汰,荒廢的荒廢。日曬雨淋、汗流浹背、蚊叮蟲咬、早出晚歸的農耕生活,旁人看似忍受,兩個年青的有機農夫卻笑說是享受。他們不單使田中生長出不同的蔬果,還令一個個城市中疲憊的靈魂放下繁瑣,回歸樸實,學曉接受辛苦和挫敗。有人會用半生追求名利,有人更會為名利而迷失自己,卻不知道人生在世,簡單是福。

樂活自由人

<p>誰說香港地少人多,處處擠迫?香港郊區佔我們的土地面積七成,其中有二十三個郊野公園、二百幾個大小島嶼和不少世界級的生態地貌,要找一片廣闊的天空接觸大自然,其實很容易。

樂活自由人

大社會裡的世代討論,落入小社區裡的日常生活,新世代遇上舊區的街坊,會是怎樣的化學作用?三位80後的年青人,在油麻地分租了一個唐樓的單位,開始時不過是為了租金便宜.住在舊區,大型屋苑冷漠的商場文化伴著成長的一群,難得親身經驗暖暖的街坊鄰舍關係,他們慢慢發現舊區一個個的故事,發現了一個不為人知的油麻地。住在唐樓寬闊的空間裡,儲錢買有升值潛力的樓房,不是居住,不是生活的唯一選擇。

樂活自由人

香港人大多穿得好﹑食得好﹑住得好,生活不止不缺,物質甚至過盛。當旅發局向旅客推廣「購物天堂」的種種便捷,我們卻背負著碳足跡高居世界第二的「美名」。 三個背景截然不同的人,不約而同相信「廢物不只是廢物」,而各自匠心獨運地DIY出免廢生活的雛形:Wing Wong,eco-DIY網站的創辦人。他反對盲目的消費主義,慨嘆很多人都忘記了東西本來應該是造出來,而不是買回來的。

樂活自由人

香港是一個被海水環抱的城市,從繁忙擠擁的市中心,跑到美麗的沙灘暢泳,也不過花三四十分鐘車程,每位香港市民都渴望擁有一個看海的居住單位,但說到底,我們其實與海洋有多親近呢? 本集請來熱愛海洋,以帆船為第二個家的Henry;放棄獨立屋,住進船上過夢想中的退休生活的Mabel及荷蘭裔男友Peter;以及來自美國及四川,在船屋建立小家庭的年青夫婦 David 及Heather,由他們親